1. <ruby id="122q7"></ruby>
    2. <cite id="122q7"><li id="122q7"></li></cite>

    3. <optgroup id="122q7"><em id="122q7"><pre id="122q7"></pre></em></optgroup>
      當前位置: 首頁  新聞中心  高教資訊 ??新聞詳情

      高瞻遠矚:中國高教2035與世界高教2050

      時間:2021-10-15 瀏覽量:300
      分享

      中國人向來認為“凡事預則立,不預則廢”,中國也一向十分重視制定發展規劃。從新中國成立初期的第一個“五年計劃”,到如今的“十四五”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高層次的戰略發展規劃一直指引著國家的大政方針和前進方向。在教育方面,中國制定高等教育中長期發展規劃的傳統由來已久,如近年來制定過《國家中長期教育改革和發展規劃綱要(2010-2020年)》(以下簡稱《教育規劃綱要》)和《中國教育現代化2035》等。規劃具備前瞻性、方向性和合理性的特點,是在相當長的一段時期內指引高等教育戰略方向和發展路徑的綱領性文件。目前中國高教界在分析現實教育情況的基礎上,將關注的目光投向未來,對中國高等教育2035進行了探討。然而,世界高等教育研究界的目光更為長遠,已經對2050全球高等教育遠景規劃展開討論。為了使中國高等教育緊跟并引領世界高等教育的發展步伐,進一步實現“兩個一百年”的奮斗目標,我們也亟須探討中國高等教育2050發展的基本方向,籌劃2050中國高等教育遠景規劃。

      、世界高等教育2050遠景發展規劃

      除聯合國及其附屬機構和部分國家的政府外,世界各國不少學者也將注意力集中在世界高等教育2050上,對高等教育的長遠發展進行了討論和構想。2021年3月上旬,由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拉丁美洲及加勒比地區國際高等教育研究所舉辦的“未來高等教育”專家工作坊,邀請來自世界各地的25位知名專家學者,圍繞疫情時期的在線高等教育、發展中國家文化傳統對未來高等教育發展的影響以及高等教育與人類可持續發展間的關系等話題展開討論。受邀專家學者包括國際著名高等教育研究學者、大學校長和聯合國相關機構的負責人等。各位專家學者提交了論文綱要,并在線上工作坊進行了討論交流。本文第一作者作為中國及東亞國家的唯一代表也受邀參加,提交了題為“邁向高水平的普及化:中國高等教育2050”的論文綱要并進行了交流。概括而言,各位專家學者主要從以下幾個方面對世界高等教育2050作了展望。

      其一,實現可持續和生態性發展。此次新冠肺炎疫情給全球帶來的巨大損失,使與會專家學者普遍意識到生態保護與可持續發展的重要性。專家學者認為,未來高等教育應秉持生物的普遍性和非人類中心的發展理念,關注地球上的“所有實體”,包括人類和非人類、有機體和非有機體,并為應對氣候危機等全球性生態和可持續發展問題貢獻力量。著名高等教育研究學者、倫敦大學學院巴內特(R.Barnett)教授認為,大學本身必須成為在最廣泛意義上的生態性大學,即大學必須在外部和內部與其所糾纏的生態系統更加緊密地聯系在一起。新西蘭懷卡托大學史密斯(L.T.Smith)教授也表示,高等教育系統是建立在對地球、人類和其他實體關愛的價值基礎上的,應該致力于創造幸福和福祉。這些觀點與2021年聯合國《學會融入世界》報告中強調的發展可持續性的教育、摒棄人類中心主義、突出教育的生態價值等觀點一致,反映出實現高等教育的可持續和生態性發展已經成為聯合國以及部分世界高等教育研究者的共識。

      其二,構筑人的職業生活和終身發展的基礎。在高等教育普及化進程不斷擴展的背景下,不同年齡、職業的人接受高等教育已經不再遙不可及,因而部分專家學者對未來高等教育在促進人的職業生活和終身發展、實現個性化學習等方面承擔更多的責任持樂觀態度。牛津大學全球高等教育研究中心主任馬金森(S.Marginson)教授認為,未來高等教育應使學生具備自我反思能力,并且為畢業生提供持續的自我養成和終身完善的動力。同時,高等教育應確保畢業生有能力從事基本工作、創業或集體生產等,并在課程教學中為學生逐漸過渡到能自食其力地生活作準備。厄瓜多爾中央大學馬卡斯(S.Macas)教授認為,高等教育應該是適合每個學習者的時間和空間組合,應允許學習者自由發展能力和學習專業知識,以建立和實踐自己的生活。印度大學協會秘書長米塔(P.Mitta)教授關注到高等教育場域拓展和形式轉換給終身教育發展帶來的契機,她表示,未來高等教育的場域和對象將不再局限于大學、教師或某一課程,隨著免費在線學習資源的豐富,未來教育將把學習者視為一個完全獨立的人,可以終生通過多種渠道學習,并根據所掌握的知識、技能和素質獲得就業機會,而不是根據所獲得的學位??梢?,在部分專家學者看來,未來高等教育機構應為不同職業和年齡的人提供終身自由獲取高等教育的機會,并提升他們的專業素養和職業技能。

      其三,關注普及化背景下高等教育的公平性問題。雖然在世界范圍內已有許多發達國家和不少發展中國家實現了高等教育普及化,但部分專家學者認為,這并未促使高等教育變得更公平,一定程度上甚至加劇了不公平。這種不公平一方面體現為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之間的區域高等教育不均衡,另一方面表現為不同階層和群體間受高等教育機會的失衡。例如,馬金森教授認為,高等教育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種城市現象,以農村經濟為主的經濟欠發達國家被排除在外。由此,一種基于受教育程度的新的“種姓制度”正在逐步形成:富裕家庭的社會再生產通過精英教育實現了合法化,而普通大學畢業生則不受重視;沒有受過高等教育的人更是被排除在社會主流之外,成為現代化的“賤民”。英國巴斯大學高等教育管理國際中心主任奈多(R.Naidoo)教授也認為,全球高等教育呈現不均衡發展,在貧窮國家,地位高、資源豐富的大學只招收精英階層學生的現象愈加明顯,與此同時,世界上最富裕的國家中有越來越多資源匱乏的高等教育機構被指定為專門招收最弱勢的學生??梢姽叫詥栴}仍是未來高等教育發展亟須解決的難題。

      其四,高等教育的開放性、聯通性和國際化。專家學者普遍認為,此次新冠肺炎疫情更加突顯了世界各國間的相互關聯性,未來的高等教育既是各國機構和機構、機構和學生間交流的途徑,也是不同知識領域相互貫通的中介,體現出開放性、聯通性和國際化的特點。約旦大學副校長瑪杜布(A.Y.Majdoubeh)教授認為2050高等教育應是一個基于混合學習、科際整合和強有力的國際參與的體系,即結合面對面的校園教育和在線學習;學習兩個或兩個以上的學科,從混合學科和同時接觸多個學科中產生新知識;在教學、研究和聯合學位方面進行合作,促進思想以及教師和學生之間的國際交流等。巴內特教授指出,高等教育互聯互通是未來發展的核心,大學作為一個與世界聯系的機構,其知識活動聯系著世界和其他機構,教育過程聯系著世界、其他機構和學生。米塔教授認為,學生將有機會學習不同大學的多種課程,而不僅僅從一個大學獲得學位,由此未來大學可能會采取開放的形式,消除地理和制度的障礙,為學生提供進入和退出的多種選擇??梢?,伴隨疫情沖擊下國際社會關聯性的增強以及在線教育技術的發展,未來高等教育的開放性、聯通性和國際化程度必將進一步提升。

      其五,保持公共性和公益性,應對突發的社會危機和挑戰。正是由于未來高等教育在實現可持續發展和世界互聯互通方面的重要作用,部分專家學者期待高等教育能保持公共性和公益性,主動應對突發的社會危機和挑戰??的螤柎髮W非洲發展研究所所長阿西-倫巴(N’Dri Thérèse Assié-Lumumba)教授認為,目前僵化且相互排斥的高等教育機構必須讓位于更具包容性、靈活性和多樣性的教育系統,同時要充分利用信息和通信技術的潛力,這將有助于更好地減少未來世界的不確定性。荷蘭烏特勒支大學的提比茲(F.Tibbitts)也希望,未來高等教育機構能通過教學、研究以及與政府和民間社會的接觸,保持高等教育的公益性,為建設更加和平和公正的社會作出貢獻。奈多教授則認為,面對狹隘的政治和市場壓力,大學的相對自主性需要得到加強。大學應在以營利為目的的研究和以高等教育對全球福祉的社會、政治、經濟、文化功能為重點的研究之間取得平衡,以創造真正的創新空間來應對全球挑戰。在疫情的沖擊下,高等教育機構應對突發社會危機和挑戰的重要性得到進一步凸顯,因而未來保持高等教育的公共性和公益性,將研究的重心放在提升人民生活幸福指數和社會抗風險能力方面,是高等教育的重要使命。

      限于篇幅,本文只是簡略地介紹了一些代表性專家學者的觀點,但已可以大概看出國際上對2050高等教育的觀點。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拉丁美洲及加勒比地區國際高等教育研究所的網站為“未來高等教育”專門設立了主頁,將25位專家學者的論文綱要同時以英文、法文、西班牙文三種版本上傳并提供下載。

      、籌謀2050中國高等教育遠景規劃

      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發布《學會融入世界》報告提出七大教育宣言并展望2050年及以后教育遠景,世界高等教育研究界已經提出2050未來高等教育愿景的情況下,中國高等教育學界和高等教育主管部門也應有“更高和更遠的思維”,未雨綢繆,立足于《中國教育現代化2035》和《遠景綱要》,吸收國外已有的有益經驗和成果,適時開始籌謀2050年高等教育遠景規劃,以體現大國擔當并提升中國教育國際影響力。我們認為,將來著手制定2050年中國高等教育規劃時應注意以下幾個方面的內容。

      (一)更高的高等教育質量

      無論是《中國教育現代化2035》提出的“使高等教育的全球競爭力顯著增強”,還是《遠景綱要》提出的“建設高質量的高等教育體系”,都將高等教育的高質量發展擺在突出位置。面向2050,我國需要更高的高等教育質量。

      其一,要樹立以學生為中心的高等教育發展理念。隨著我國高等教育由精英階段進入大眾化、普及化階段,高等教育辦學理念也從注重為經濟社會發展服務的工具價值轉變為工具價值和學生的個人成長個體價值并重,而以學生為中心的高等教育發展理念已初露端倪。隨著我國高等教育普及化程度的進一步提升,對于接受高等教育,學生的可選擇范圍將擴大,選擇也將更加理性,個體發展的需求將上升為重要的價值追求。當前的高等教育模式還難以全面滿足學生個性化、多樣化發展的需求和助力終身發展的目的。對此,高等教育應樹立以學生為中心的發展理念,促進學生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為大多數人面向未來的生活作準備。具體而言,應增加高等教育的多樣性和靈活性,并繼續探索本碩博一體化培養、多學科交叉培養、基礎學科拔尖創新人才培養、高技能人才培養等靈活多元的人才培養模式,以滿足學生個性成長和終身發展的需求。

      其二,新冠肺炎疫情的暴發,使得對高等教育應對全球突發事件挑戰能力的要求進一步提升。高等教育不但需要適應時代和社會發展,培養各領域所需的建設者,還應瞄準基礎學科和關系國計民生的關鍵領域進行研究,引領科技變革和技術提升,并應對全球突發事件挑戰。正如奈多教授所言:“大學應該站在建設一個人工智能潛力為大多數人的利益服務的世界的最前沿,讓人們擺脫繁重和重復的工作,為有意義和有益于人類的活動創造機會。大學應圍繞倫理和激勵機制的改革展開討論,以便智能機器的創新能夠以邊緣化社區的愿望和需求為指導,而不是以股東價值最大化為目標?!蔽磥砦覈母叩冉逃矐^續保持為全體社會和國民的公益性和公共性服務的基本屬性,積極在人工智能、機器學習、物聯網、虛擬現實、擴增實境、量子計算等新興技術領域開展研究,并盡可能地縮短科技變革速度與培養掌握上述技術的勞動力之間的時間差,從而培養知識淵博、技能嫻熟、擁有良好價值觀的畢業生,提升國民生活的幸福指數和便利性,同時減少未來世界的不確定性,更好地應對突發危機和挑戰。

      (二)更加公平的高等教育環境

      面向2050,我國需要更加公平的高等教育環境。當前我國高等教育的公平問題主要集中在區域、大學和群體之間。

      首先,在區域之間,長期以來由于歷史、地理、經濟、文化等因素的影響,我國高等教育一直存在東中西部的區域不平衡問題以及城鄉入學機會的不平等問題。譬如,從現階段中國的優質高等教育資源分布來看,呈現東部集中、中西部較少的分布態勢。以2017年首批入選“雙一流”建設A類名單的36所大學為例,東部地區共計有25所,占總數的69.4%,而中部和西部地區分別為5所和6所,僅占13.9%和16.7%,這與2017年中部和西部人口分別占中國總人口的26.5%和27.1%的比例很不相稱。當然,區域之間經濟、文化發達程度差異頗大,東部優質高等教育資源集中有歷史與現實的因素,但也不宜差距太大。因此,從《教育規劃綱要》到《中國教育現代化2035》,再到《遠景綱要》,我國的高等教育中長期發展規劃都不約而同地強調推進中西部地區高等教育振興,并采取了諸如試點推行省部共建、部省合建大學、中西部招生協作計劃、農村地區招生專項計劃、少數民族考試加分錄取等措施,以推動高等教育的區域均衡發展。未來我國應繼續加強對中西部高等教育的資源傾斜,在完成《遠景規劃》中“提高100所中西部本科院校的辦學條件”目標的基礎上,更進一步擴大和改善中西部高校辦學條件的數量和范圍,并加大對中西部高校在師資引進、設備更新、教師進修、招生協作等方面的政策支持。

      其次,在大學之間,當前一定程度上存在高等教育資源相對集中于部分精英大學,而占大學數量比例和培養畢業生人數最多的普通大學的資源則相對不足的現象。正如馬金森教授所言,政府渴望建成“世界級”研究型大學,而普通高等教育機構尤其是私立大學的資源則相對不足。當前統籌推進的“雙一流”建設,也可視為集中全國之力創建世界一流大學和一流學科的“舉國工程”。這在高等教育精英化和大眾化階段,是培養國民經濟建設各領域關鍵人才、提升本國科技文化水平的必要之舉,但隨著我國高等教育進入普及化階段以及普及化程度逐漸提升,應注意校際資源均衡問題,尤其在2035年以后,臨近2050年之時,不應再擴大校際辦學資源差距。因而對于公辦大學而言,應保障各?;巨k學經費充足,并合理規劃不同層次、不同類型大學的發展路徑;對于非營利性民辦大學而言,應享受相應和公辦大學平等的政策支持,并獲得相應的稅收減免和獎勵待遇;對于營利性民辦大學而言,也應在強化監管的同時,落實相應的稅收優惠制度和其他政策支持。

      最后,在不同群體之間,隨著我國高等教育普及化進程向更深層次發展,保障弱勢群體擁有平等的機會接受高等教育,同時避免對仍因各種原因未能接受高等教育者的“學歷歧視”,是維護不同群體間平等接受高等教育權利所需要面對的重要問題。對此,應持續改善農村和偏遠、欠發達地區的基礎教育水平,提升中西部地區高等教育發展水平,繼續實施高校招生農村專項計劃、少數民族專項計劃等針對弱勢群體的支持政策等,充分保障弱勢群體平等接受高等教育的可能性。對于暫時未能接受高等教育的群體,大學應通過開放社會培訓、技能進修的方式,真正實現促進人的終身學習和終身發展。

      (三)更加開放的高等教育格局

      面向2050,我國需要更加開放的高等教育格局。這一方面體現為與國際交流和接軌,另一方面體現為對國內民眾的開放和透明。

      在后疫情時代,線上教育的技術水平和適用范圍都在逐步提升,使得跨越大學、國界和地區的高等教育活動越來越頻繁地開展。未來的世界會更加體現人類是一個命運共同體。雖然未來大學的邊界并不會因此而消失,但國際社會的聯系和互動會因此愈發緊密和頻繁,高等教育國際化將進一步發展。未來高等教育既是各國機構和機構間、機構和學生間交流的途徑,也是不同知識領域相互貫通的中介。因而我國也應堅持高等教育的國際開放戰略,未來我國高等教育必將更加開放與包容,除了擴大高等教育國際化規模以外,還將注重國際化質量提升,依托“一帶一路”倡議,促進世界各國及地區間的文化交流與人才流動,增進國際理解與友誼,為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貢獻應有的力量。

      此外,大學也應該走出封閉自己的高墻,與那些留在象牙塔外的人進行教育交流。因為大學不僅服務于本校師生,隨著未來在促進科技進步、引領智慧生活等方面扮演的角色越來越重要,以大學為代表的高等教育機構要承擔越來越多的社會職能,相應地和其他社會成員的聯系也愈加緊密。因而除舉辦公眾開放日、邀請民眾進校實地參觀、主動向社會公布學校辦學情況等之外,大學也應將教育功能更多地向社會成員開放,通過舉辦公益性質的科普講座、開辦短期社會培訓和技能進修班的形式,向公眾普及科學文化知識,使社會成員的職業素質和技能得以提升,助力人的終身學習和發展。這在人口老齡化程度加深和工作年限延長的背景下顯得尤為重要。

      (四)高度重視生態的高等教育

      面向2050,我國需要高度重視生態和可持續發展的高等教育。

      進入21世紀以來,生態環境的重要性日益凸顯。從樹立“全面、協調、可持續”的科學發展觀,到黨的十八大后強調經濟、政治、文化、社會、生態文明“五位一體”的總體布局,再到黨的十九大后著力建設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美麗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我國對于生態環境的重視被擺在比以往任何時候更高的地位。相應地,高等教育也應配合國家戰略布局,將生態觀念和意識擺在突出位置。從聯合國及其附屬機構的相關文件和世界各國學者對于未來生態環境和人與自然關系的認識可以看出,2050年的高等教育必將高度重視人與自然的和諧共生,重視物種間的平等,重視可持續發展,重視生態正義。對此,我國高等教育機構在教學中也應融入和凸顯生態保護意識,向學生傳遞物種平等的非人類中心思想,使學生能重新思考人與自然的關系和自己在其中應扮演的角色,自覺維護人類社會的可持續發展。同時,科研機構應將部分研究的注意力放在生態保護和促進可持續發展方面,積極發揮高等教育的生態價值,為化解氣候危機等全球性生態問題貢獻力量。

      總之,“人無遠慮,必有近憂”。2049年是新中國成立100周年,與2050年這一21世紀的中點基本重合。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和各國專家學者已經開始關注和討論世界高等教育2050遠景的情況下,向來注重長遠發展規劃的中國應“風物長宜放眼量”,結合新中國成立100周年時“把我國建成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美麗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的宏偉目標,籌劃中國高等教育2050的長遠規劃,考慮如何描繪中國高等教育發展的戰略愿景和宏偉藍圖。在這一過程中,應注意吸收各國及學者的設想和智慧,在原有高等教育中長期發展規劃的基礎上,深謀遠慮,謀劃更高質量、更加公平、更加開放、更重生態的高等教育發展新格局。相信在新中國成立100周年的時候,中國高等教育一定會實現更高水平的現代化,中國將成為名副其實的高等教育強國。

      (作者:劉海峰,韋驊峰,浙江大學;資料來源:2021年《高等教育研究》第7期,有刪減


      免费高清欧美一级A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