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ruby id="122q7"></ruby>
    2. <cite id="122q7"><li id="122q7"></li></cite>

    3. <optgroup id="122q7"><em id="122q7"><pre id="122q7"></pre></em></optgroup>
      當前位置: 首頁  新聞中心  高教資訊 ??新聞詳情

      一流大學服務新發展格局的著眼點和著力點

      時間:2021-10-15 瀏覽量:338
      分享

      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審議通過的《中共中央關于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二〇三五年遠景目標的建議》中明確提出:“加快構建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睒嫿ㄐ掳l展格局是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積極應對國際國內形勢變化、與時俱進提升我國經濟發展水平和塑造國際經濟合作競爭新優勢而作出的戰略抉擇,對全國各條戰線都具有重要的指導意義?!半p一流”建設高校作為國家重點建設的社會主義大學,必須適應新發展階段的新要求,深入踐行新發展理念,服務新發展格局,扎根中國大地,充分發揮自身在人才培養、科技創新等方面的關鍵支撐作用,有效服務“兩個循環”,為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作出新的貢獻。 

      一、新發展格局對大學發展的深遠影響 

      “十四五”時期是我國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實現第一個百年奮斗目標之后,乘勢而上開啟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新征程、向第二個百年奮斗目標進軍的第一個五年,我國將進入新發展階段。新發展階段是我國經濟發展邁向高質量發展的階段,是推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更加成熟更加定型的階段,是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關鍵階段。新發展階段、新發展理念、新發展格局對高等教育的發展帶來了深遠的影響,國家和社會對大學的評價方式也發生著重要的變化。 

      1.在對大學的價值定位上,以扎根中國大地為第一導向,更加強調“四個服務” 

      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高度重視教育事業在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戰略全局中的地位和作用,以更高遠的歷史站位、更寬廣的國際視野、更深邃的戰略眼光,對加快推進教育現代化、建設教育強國作出總體部署和戰略設計。我國高等教育發展方向要同我國發展的現實目標和未來方向緊密聯系在一起,為人民服務,為中國共產黨治國理政服務,為鞏固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服務,為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服務。辦好中國的世界一流大學,必須有中國特色。辦中國特色的世界一流大學,必須牢牢扎根中國大地,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價值追求。“雙一流”建設高校要率先踐行“四個服務”,帶頭培養擔當民族復興大任的時代新人,帶頭培養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的社會主義建設者和接班人。

      2.在對大學的評價方式上,以服務國家發展為第一標準,更加強調質量貢獻

      要深化教育體制改革,健全立德樹人落實機制,扭轉不科學的教育評價導向,堅決克服唯分數、唯升學、唯文憑、唯論文、唯帽子的頑瘴痼疾,從根本上解決教育評價指揮棒問題。2020年,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深化新時代教育評價改革總體方案》。有關教育評價改革精神已經在“雙一流”建設周期總結與動態調整政策以及第五輪學科評估中得到了比較充分的落實。這在一定程度上改變了過去對大學的評價過分注重量化指標的情況,正在探索形成包括知識創新、社會服務、國家貢獻等在內的多元評價模式。

      服務國家發展,即為社會發展、知識積累、文化傳承、國家存續、制度運行等提供高質量服務、作出重要貢獻。服務國家發展將成為大學評價的第一標準。對處于新發展階段的“雙一流”建設高校來說,要培養符合社會需要的一流人才,提供服務國家戰略的一流科技成果,貢獻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一流智慧謀略,提供滿足人民美好生活需要的一流文化成果等。

      3.在對大學的投入方式上,以扶優扶特扶需為重點,鼓勵多元投入

      近年來,隨著我國公共教育財政制度體系逐步確立與完善,“政府撥款為主、多渠道籌措”高等教育財政體制也逐步形成與完善。2015年國家開始實施“雙一流”建設,對大學的經費投入方式發生重大變化。國務院發布的《統籌推進世界一流大學和一流學科建設總體方案》明確要求:“創新財政支持方式,更加突出績效導向,形成激勵約束機制。資金分配更多考慮辦學質量特別是學科水平、辦學特色等因素,重點向辦學水平高、特色鮮明的學校傾斜,在公平競爭中體現扶優扶強扶特。完善管理方式,進一步增強高校財務自主權和統籌安排經費的能力,充分激發高校爭創一流、辦出特色的動力和活力?!彪S著教育投入政策的變化,大學的經費結構也正在發生著變化。我國大學的辦學經費(不含科研經費)主要有三個來源:一是舉辦者投入,主要是國家和地方政府投入。對“雙一流”建設高校來說,實際上是對世界一流學科的投入,一所大學能否進入世界一流大學建設序列和有多少學科進入世界一流學科建設序列,直接影響到國家和地方政府對大學的投入。二是受教育者合理分擔培養成本,即各類學費收入,這與大學的招生規模和學科專業分布密切相關。三是學校設立基金接受社會捐贈,這與大學對社會貢獻度和社會影響力有密切關系,聲譽高的大學更容易吸引社會捐贈?!半p一流”建設高校要確保辦學總經費穩中有升,就必須要保持這三類投入之間的結構優化與協調互補。

      二、大學適應新發展格局的著眼點

      新發展階段對大學提出了新要求和新標準,“雙一流”建設高校要主動應對變局、服務格局,學懂弄通新發展格局對“雙一流”建設的導向性要求,對標反思學校在服務新發展格局過程中存在的不足。

      1.增強大學人才供給與經濟社會發展需求的匹配性

      我國現階段的大學人才培養存在結構性矛盾,一方面是高校畢業生數量龐大,部分學生就業難;另一方面是有些地區有些行業招不到大學生或招不到急需的學生。對于“雙一流”建設高校而言,畢業生總體數量有限,質量較高,供不應求,但依然存在部分畢業生就業難問題。出現這些問題的根源主要是以下幾點:一是學科專業設置跟不上經濟社會發展步伐。二是一些大學人才培養理念落后,教育教學改革力度不大,學生的學習意識和創新意識不足。三是在過去不科學的評價導向的影響下一些學校出現了“重科研、輕教學”的現象,學校將學科優勢、科研優勢和資源優勢轉化為教學優勢的能力不足。

      2.提升大學科技文化成果與國家戰略需求的適切性

      現在,我國經濟社會發展和民生改善比過去任何時候都更加需要科學技術解決方案,都更加需要增強創新這個第一動力。同時,在激烈的國際競爭面前,在單邊主義、保護主義上升的大背景下,我們必須走出適合國情的創新路子,特別是要把原始創新能力提升擺在更加突出的位置,努力實現更多“從0到1”的突破。廣大科學家和科技工作者肩負起歷史責任,堅持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經濟主戰場、面向國家重大需求、面向人民生命健康,不斷向科學技術廣度和深度進軍。高校尤其是“雙一流”建設高校,作為基礎研究主力軍、原始創新主戰場應該更好發揮創新型國家建設動力源作用,更好發揮文化強國建設催化劑作用,更好發揮人才強國建設輻射源作用。

      3.強化大學與行業、產業等開展聯合攻關的協同性

      大學是知識創新、傳播與運用的重要源頭,科技文化成果則是高校創造出來的知識產品。然而,高校的相當一部分科技文化成果“養在深閨人未識”,處于沉淀或閑置狀態,無法真正實現深層次的開發、轉化和運用,難以轉化為現實的生產力?,F代科學技術的發展趨勢是科學的研究成果轉化為生產力的周期越來越短,速度越來越快,這對大學發展帶來了深遠影響。在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的背景下,高等教育發展呈現出了新的特點,產業結構變化催生新的學科組織方式,知識更新的高頻節奏催生新的培養模式,市場對新技術的高度敏感性催生科研方式的轉變。隨著科技進步、學科交叉融合和知識更新速度的加快,堅持“四個面向”,加強大學與行業、產業和院所、企業等的協同攻關合作,不斷向科學技術廣度和深度進軍,全面推進高??萍嘉幕晒颥F實生產力的有效轉化、實現創新驅動經濟社會發展,就成為了當務之急。

      三、大學服務新發展格局的著力點

      處在新發展階段的高校,需要深入踐行新發展理念,增強大學人才供給與經濟社會發展需求的匹配性,提升大學科技文化成果與國家戰略需求的適切性,強化大學與行業、產業等開展聯合攻關的協同性,更好地服務新發展格局,尤其是要著力在以下三個方面下功夫。

      1.堅持優化學科專業設置與改進教育教學模式并重,著力培養創新型人才

      學科專業是大學的基本架構,教育教學是大學的基本活動。新發展階段的“雙一流”建設高校必須以服務國家為使命,緊密圍繞國家需求結構變化、產業結構調整、技術體系升級以及社會需要、市場需求等,在學科專業建設上堅持內涵提升與外延發展并重,不斷提高人才與經濟社會發展的匹配度,不斷提升創新型人才的培養能力,源源不斷地為國家輸送高層次的人才隊伍。

      一方面,要與時俱進優化學科專業設置,不斷調整學科專業內涵,對學科專業進行整合,全力支持新興交叉學科建設和相關專業發展,及時淘汰過時的學科專業。在促進理工結合、工文滲透、醫工融合等學科專業的交叉融合的同時,緊盯國際科技發展態勢和國家需求,新設如人工智能、區塊鏈、大數據等學科專業,聚焦一個或多個未來技術領域,構建協調可持續發展的專業學科體系。
          另一方面,要提高教育教學質量,及時調整專業體系和課程體系,研發一流教材,深化“小班化、互動式、研究型”課堂教學改革,提高教育的針對性;強化實踐教育,提高學生的動手能力;營造自由寬松的創新環境,鼓勵學生不迷信、不盲從,敢于挑戰權威,在教與學的互動中探索創新型人才培養的新模式。

      2.堅持科技創新與轉化應用并重,著力提升服務國家戰略需求能力 

      高校是國家創新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是國家原始創新的重要策源地,要充分發揮高校綜合性的學科優勢,堅持科技創新與轉化應用并重,著力提高服務國家戰略需求能力。

      “雙一流”建設高校而言,一是要發揮大學高端專門人才集中的優勢,開展有組織的科研,要結合學校自身特色,重點解決行業產業中的關鍵技術和關鍵問題,通過學科深度交叉融合與協同創新,實現顛覆性技術突破,解決國家重大工程難題,著力技術攻關特別是攻克“卡脖子”問題,做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的弄潮兒,為產業升級、民生福祉貢獻才智。二是要面向世界科技前沿,超前謀劃、提前布局,持之以恒投入人力物力財力,力爭產出重大原創性科技成果。三是要深化大學科技評價體制機制改革,以國家重大戰略和行業需求為牽引,以學院目標管理為抓手,創新學科科研平臺建設機制,探索科研組織新模式,建立多部門協同、分級管理的科研管理機制,營造鼓勵創新、包容失敗的文化氛圍,激發全校師生的活力,提升學術水平和服務國家重大戰略需求的能力。

      3.堅持激發內部動力與吸納外部推力并重,著力提高大學與社會的協同治理能力

      有效的治理涉及三個基本問題:治理的主體是誰、依靠什么樣的治理機制以及達成什么樣的治理目標。具體到大學治理來說,就是要建立健全有利于學校發展的體制機制,調動和激發有利于大學發展的各類主體的積極性,通過溝通、互動、協調、合作等,實現學校辦學效益的最大化。對大學而言,大學治理包括內部治理與外部治理:內部治理是聚焦創新,激發內生動力,實現一流目標的過程;外部治理則是聚集力量,吸納政府、社會、行業、企業、校友等資源,依靠外力助推大學發展的過程。

      “雙一流”建設高校要強化內部治理,聚焦創新,將各類主體的創造性激發出來,扎實開展師德師風和學術道德教育,有效規避各種辦學風險,為實現一流目標而同心協力。同時,要重視大學的外部治理,積極吸納及擴大社會參與,吸納地方政府、行業企業、社會組織、社會公眾等社會力量參與大學治理,使大學能夠充分利用各種社會資源促進自身發展。

      (資料來源:《中國高等教育》2021年第6期;作者鄭永安,南京航空航天大學黨委書記,有刪減)


      免费高清欧美一级A片